Tayrus_

平躺kaylor坑底

[kaylor]这次事件的一个脑洞

我坐在自家沙发上,皱着眉浏览着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关于这次事件的言论。
有时候我真替自家tay猫感到心疼,明明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姑娘,却总有人恶意揣测。
刚刚给taylor打了个电话,可是她匆匆的敷衍了几句就挂了。
她现在不会在哭吧?对啊,她那么敏感,不像我这么粗神经,她现在肯定躲在家哭呢,好担心,怎么办?可我又不能去她家找她,那么多狗仔在她家楼下蹲点等着看她的笑话,我不能现在去添乱,可是真的好担心,怎么办,在线等,急!【焦急脸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呵呵,我就知道kanye那家伙狗改不了吃屎,可是你骂我就算了,把我们家kk扯进去算什么!!!
我看着自家🐶ins下面的恶意评论,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,我亲爱的粉丝啊,我知道你们爱我,可是你们也不能去骂无辜的人啊!尤其不能骂我家傻金毛!
那傻狗现在指不定多么伤心呢?好担心,可是我看着自家楼下那么多狗仔,又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,麻烦!
“喂,Tom,你和Amy帮我把狗仔引开”
“好的,boss”
我开车去karlie家的时候接到了她的电话,那傻狗竟然问我有没有事,现在难道不是我在担心你吗?你为自己考虑一下能死吗?【气愤脸
我匆匆敷衍了几句,扣了电话,脚踩油门加速向karlie家驶去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Tom是霉霉保镖,Amy是霉霉替身,用来迷惑狗仔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后面发生的事,太黄暴,本小纯洁不好意思写了厚【明明是你不会写,找什么理由•﹏•

[kaylor]infinity(狗血现实向)01

Chapter 1
[you,my friend,now]2013维密后台,Taylor对着有点懵比的karlie说出这句话。连Taylor都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说,或许是因为那双似曾相识的绿眼睛吧。

看着模特一直呲着大白牙对自己傻笑的样子,Taylor也跟着笑了起来,谁会想到在T台上邪魅娟狂酷炫碉炸的女王这么傻……

她和她不像,眼前的人就像是个小太阳,温暖而明亮。

[espresso,谢谢] Taylor对着服务员说。

[给我一杯水就可以,谢谢]

[你不喜欢咖啡?] 服务员走后,Taylor问道。

[不能说不喜欢,只是我的职业要求我必须严格保持身材,所以我一般不会选择水以外的任何饮品]

[oh,对,该死的职业要求] Taylor摇摇头说道,[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说好了我请你喝下午茶,而你点了一杯免费的水]

[Taylor,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] karlie连忙解释道。

[可我会介意,改天你来我家我们一起烤饼干,我等这一天可等了很久了] 不容置喙的语气。

Karlie想起了去年她们在推特上的互动,咧嘴笑了笑,[我期待那一天]

咖啡上来了,Taylor慢慢搅拌着咖啡,问道 [这个星期天怎么样?]

[oh,抱歉,这周末我有约了] karlie眼神闪过一丝遗憾。

[那真是可惜] Taylor放下杯子,看着对面的模特,[是和男朋友?]Taylor试探性的问道。

[不,不是,是cara,她非缠着我周末陪她去看annie演唱会] karlie解释道,[那家伙,自己想追妹子,非要让我陪她壮胆,她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]karlie撅撅嘴,是时候和cara认真谈谈了。

[oh,我记得她,很活泼的一个女孩] Taylor看着karlie不高兴时的小动作,忍不住弯起了嘴角,这姑娘真可爱,[替我向她问好,祝她早日追上妹子]

Karlie比出ok的手势[ok,我一定带到]

[那下周四怎么样?我正好有空]

[好] karlie点点头。

[你可以带着你男朋友一起来]  Taylor端起咖啡,抿了一口,漫不经心的问道,眼睛却不离对面的人,似乎笃定她会有什么大的反应。

果真,karlie正在喝水,听到这句话,一口气没喘上来,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
Taylor赶紧放下咖啡,递了张纸巾过去,慢慢的拍着karlie的后背,担心的问道,[好点了吗?]

Karlie敲打着胸口,又咳嗽了好几声,喝了几口水,才缓过气来。

[对不起,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?]

[不是的,你没有说错] karlie连忙解释,[只是…我…]

[怎么了?如果难为可以不说] Taylor见karlie犹豫不决。

[没有,不是什么大事] karlie决定向Taylor坦白自己和joshua的关系,身边只有自己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才知道的事,karlie后来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告诉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,或许是Taylor给她的感觉太过熟悉,让她想起了某个人,某个熟悉的陌生人。

[其实我和joshua不是真正的情侣,我们假装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]

Taylor恍然,点点头,她曾对karlie多少了解一点,所以自然明白她口中的需是什么意思[所以,你是…]

[对,我喜欢女生] karlie倒也没隐瞒,大方的说出来了。

Taylor好像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Karlie有点懵了,这笑容她太过熟悉了,每当她同行的其她模特知道她的真是取向后都会露出这种笑容,奇怪的是,对方换成Taylor,karlie不但不厌恶反而有点隐隐的期待。

只是……Taylor Swift不应该是直女吗?众所周知美国国民小攻主前男友无数,还喜欢把自己的感情故事写进歌里,怎么看都应该是个宇直啊,难道是自己太久没有性生活,太过饥渴看花眼了?

Karlie忘了自己怎么就不明不白的答应Taylor晚上去她家的要求,她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。

不过Taylor家可真漂亮,meredith也很漂亮,当然,Taylor最漂亮。

[kaylor]昨天半夜的脑洞

2017年1月4日,我宣布永远退出乐坛,永远远离公众和媒体,我清空了所有的社交账号,卖掉了所有的房子,独自搬回洛杉矶。我的这个决定好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可是我已经不想管也不在乎了,我曾经答应那个人要给她一个安稳地生活,现在我想实现我的承诺了。

半梦半醒间,我感觉有一双微凉的手在揉捏我的脸,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小坏蛋,我睁开眼睛,放任那个金毛长颈鹿跨坐到我身上,俯视着我。
她低头吻了吻我的嘴角,愉快的说:“今天是你34岁生日你想怎么过?”
34……一转眼都过去七年了,有人说,七年的时间都已让你忘掉一切,可是有些东西一旦在你心里生了根,只会越长越深。
我摸了摸她的头,笑着说“陪我出去走走吧”

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,还没到圣诞节,气温就已经降到了零下。
某只小长颈鹿多半是因为长时间宅在家里又不爱运动,走了一会儿就嚷着要休息,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她的头枕在我的大腿上,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。
沉默了一阵后,我先开口了:“karl,如果哪天我不在了,你一定要忘了我,去寻找自己的幸福”
后面的事我记不太清楚了,小长颈鹿好像很生气,她说我就是她的幸福,然而我早就不在乎了。

圣诞节过后,我独自开着车往东行驶,没带手机,没带钱,没带任何东西,只带了一把钥匙。我没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,包括那只小长颈鹿,他们现在估计急死了,在到处找我,哦,对了,我已经不在乎了。

失踪第十天,2024年1月4日,警方在已逝超模karliekloss纽约家中发现了前歌手taylorswift的尸体。

突然觉得我好渣,这大过年的,好想骂死我自己•﹏•